第768章 a8体育电脑版怎么下载

上一章
下载链接
返回目录
日志计划
下一章
下载说明
加入书架
下载说明
仓库里那个胖胖的刘大姐没在,居然张晓芬一个人。她正整理着一些杂乱堆放的物品,弯着腰,翘着臀,将身那条蓝色牛仔裤绷的紧紧的,像是个熟透的桃瓣似得,诱人极了,让我眼前登时一亮。

尚庭松笑笑,点了点头,道:“是啊,任务非常艰巨,农机厂的试点能否成功,事关我市国企改革的成败,不过,市里面对你们有信心,老刘,你可别让我们失望啊。”

周恒阳急得连连跺脚,焦虑地道:“老刘,这是谁写的?”刘先华摸着下巴,思索道:“好像是宋建国送来的。”
  “宋建国?”

“这车开的蜗牛爬得都慢,开到英阿姨那里还不得后半夜去啊。”我吐槽了一句,接着又劝道:“打车打车,听我的,嘉琪姐,咱们不遭这罪。”“神经,快点跟我去。”宋嘉琪头也不回,手脚麻利地向前挤了挤,最先了车,我没有办法,也只得跟她的步伐,慢吞吞地裹在人群里挤车。

宋嘉琪抽出纸巾,擦了红唇,温柔地道:“小泉,别理那些人,咱们只专心工作行,不去招惹麻烦。”我笑着点头,轻声道:“没事儿,嘉琪姐,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尚庭松听了,眉头微皱,沉默不语,在这个话题,他很赞同我的说法,但处在他这个位置,却不太好表态,半晌,才微笑道:“在这方面,我们青阳市不会出现类似的问题。”

宋嘉琪轻笑道:“那还用问吗?当然是做官了。”我摸着鼻子,微笑道:“为什么?”“很简单啊,你要是当了官,那些工商税务的人再敢来我小店找麻烦,我报出你的名字,把他们都吓走,那多威风呀!”宋嘉琪一副悠然神往的样子。

我“噢!”了一声,虽然极为不舍,还是翻了个身子,躺到旁边,低声赞道:“好香啊!”“香你个头!”宋嘉琪坐了起来,抄起枕头,狠狠地砸了我一下,怒声道:“小泉,下次再敢毛手毛脚的,小心姐姐翻脸了啊!”

叶庆泉的情.欲如火如荼,在那曼妙的声音里,盯着穆婉兰那张羞红的鹅蛋脸,低吼着,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全然不顾床单已是一片狼藉。

宋嘉琪笑着摇头,捉了一绺秀发,拿到鼻端嗅了嗅,有些惆怅地道:“没用的,很多事情,等你结了婚后会明白的!”“也许吧。”我把头转向车窗外,望着路边几个嬉戏的孩子,陷入了沉思当。

其实,这件事情,早晨在农机厂传开了,报纸宋建国也看过,他没有想过,叶庆泉写的这篇材料,竟然会发表在青阳晨报,造成这样大的影响,这次怕是要担责任了。

刘先华把报纸放下,思索着道:“市里这次的初衷,是打算将我们农机厂当成典型来扶持的,没理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刘先华也是一阵头疼,他喝了口茶水,轻声道:“先不说这些,你让宋建国过来一趟,先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有些好,这样的材料,他是怎么写出来的?”

刘先华摆了摆手,轻声道:“未必,过冬要有资金才成,不然资金链断裂,倒得更快。”周恒阳冷笑了一下,皱眉道:“老刘,我看了这份报纸,肺都快气炸了,你还真能沉得住气,尽往好的方面想。”

站在二十一号别墅门前,我为了以防万一,拿出手机给穆婉兰发了个短信息:兰姐,我已经到你家门口了。

“庆泉,你在哪儿呢?要不你来我家里坐坐吧,兰姐想和你聊聊。”半晌,穆婉兰脱口而出道。

散席之后,尚庭松作为领导先走,刘先华和周衡阳紧随其后,到外面去结账,三人离开包厢后,一直醉得不醒人事的宋建国忽然坐起,冲着我使了个眼色,悄声的道:“小泉,我们也快走吧。”

散席之后,尚庭松作为领导先走,刘先华和周衡阳紧随其后,到外面去结账,三人离开包厢后,一直醉得不醒人事的宋建国忽然坐起,冲着我使了个眼色,悄声的道:“小泉,我们也快走吧。”

在极度的亢奋,我保持着一份清醒,双手灵活地将她那牛仔裤向下褪去,这会儿,张晓芬已经自觉的撅起了屁股。我盯着那粉嫩雪白的两片桃瓣,感觉到血脉贲张,在热烈的拥吻之,双手忙碌了一番,便把身子奋力向前挺去,鼻端发出一声闷哼。

被嘉琪姐的话逗乐了,我脱口而出道:“嘉琪姐,你说的对,那这样定了,以后我在政界发展,你从事商业活动,咱们俩争取优势互补,共同发展!”

我哑然失笑,半晌,才轻吁了口气,望着屋顶,喃喃地道:“她刚才好像……凸.点了呢。”来到楼下,等了约莫十分钟的功夫,见那俏丽的身影走出了门,我不禁觉得眼前一亮,只见宋嘉琪刚换了身衣服,那是一条浅蓝色的束腰长裙,裹得腰肢纤细,胸前饱满,窈窕动人的曲线显露无遗,充满了难言的诱.惑。

报纸头版头条的几个黑色加粗大字极为醒目,标题正是关于深化国企改革的几点建议,如果说只是题目相同的话,刘先华还不会如此介意,最主要的是,这篇章的内容,和昨天宋建国递给他的一模一样,连署名都是青阳农机厂,这样一来,事情变得复杂了。

我的眼睛不怎么听使唤,总是自作主张地在宋嘉琪饱满的前胸乱晃,这让我有点心虚。稍稍有些失神,我赶忙迎过去,由衷地道:“嘉琪姐,你真漂亮,杂志那些女人可好看多了。”

刘先华慢条斯理的拿起报纸,看到报纸的头版头条,脸色是微微一变,也没有心思理会周恒阳,认认真真地读完。

刘先华摆了摆手,沉吟道:“不管怎么说,这次国企改革的口号,是咱们先唱出来的,算方案有前后矛盾的地方,也是在正常的讨论范围内,可以理解的。”

在极度的亢奋,我保持着一份清醒,双手灵活地将她那牛仔裤向下褪去,这会儿,张晓芬已经自觉的撅起了屁股。我盯着那粉嫩雪白的两片桃瓣,感觉到血脉贲张,在热烈的拥吻之,双手忙碌了一番,便把身子奋力向前挺去,鼻端发出一声闷哼。

周恒阳本满腔怒气,听了这话,摸起电话打了过去。几分钟后,宋建国敲门进来,看到农机厂两位重量级领导都在,副厂长周恒阳铁青着脸,似乎随时都会爆发,这让他感到非常紧张,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走到张晓芬身边,两人几乎是脸挨着脸了。我弯下腰,凑近她,直勾勾的盯着她,故意逗她道:“想你了呗!”“骗人!”张晓芬嘟囔了一句,撅着粉唇,双手下意识的抓住衣角在搅动着,有点心慌意乱的模样。

等我快要走到张晓芬身边时,她往前走了几步,一把搂住我的腰,踮起脚,一下子勾住了我的脖子,把那粉唇用力的盖在了我的嘴。

刘先华苦笑了一下,底气不足地道:“尚市长,您这是纲线,给我施加压力呢。”
  尚庭松哈哈大笑,拿手指指着他,笑道:“老刘,你也要考虑到我们市里的压力啊,面对农机厂的改革很重视,所以你一定要抓住时机,一鼓作气,尽快拿出成绩。”

当然,这样做的难度也不小,我以前虽然对官场并不了解,但也知道,政治风云变幻,局势错综复杂,仕途,处处都是机关和陷阱,同僚排挤、政敌倾轧,更是屡见不鲜。

我不禁心头一荡,有些心猿意马,赶忙收摄心神,四下里张望,看能不能帮嘉琪姐找个座位。“这可是嘉琪姐,你可千万别动歪脑筋。”我暗自警告自己,想到这里,我叹了口气,转过头,轻声问道:“嘉琪姐,你说是当官好,还是经商赚钱好啊?”

我的招子也很亮,每次都故意磨磨蹭蹭的拖延很长时间才回到办公室里,所以高启荣对我这么识相的表现也非常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