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v8国际娱乐登录

上一章
功能特性
返回目录
官方版APP下载
下一章
    下载说明
    加入书架
    支持哪个好
    
    
    下楼时,我脑海犹自回荡着宋嘉琪和方正源之间的谈话。鬼使神差的,我这时竟然又想起嘉琪姐胸前那抹旖旎的春.色,心里砰砰直跳,竟然有些发慌。

    劲爆的音乐下,酒吧里的女人似乎我们男人要更加疯狂,狂乱的摇动着像蛇一样的身体,疯狂的晃动,美臀颤颤,秀发乱舞,看的我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

    我破门而入时,嘉琪姐的衣已经被撕扯掉,牛仔裤褪在了脚踝处,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破裂的蕾.丝小内内在腿弯处摇摆不定。

    女侍应大概还不死心,又朝我身边挤了挤,在我肩膀已经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沉甸甸的玉兔,浑身一阵麻酥时,耳畔忽的一热,女侍应朝我耳朵吹了口气,咯咯一笑,嗲声嗲气的问道:“帅哥,手机号多少呀?”

    轻轻带房门,宋嘉琪神色黯淡了下来,眉宇之间,满是烦恼之色。而方正源则若有所思地道:“嘉琪,我觉得小泉应该是听到我们之间的话了。”

    我扫了一眼身份证,穆婷婷,居然才十七岁!我暗自窃喜,这次赚到了,泡了个这么水嫩的小美女,虽说除了长相清秀甜美,身材曲线的还没多大看头,但胜在年轻水灵啊。

    对于周围邻居那些靠死工资吃饭的家庭而言,老是向别人借钱,还拖着不还,会导致人家极大的反感,毕竟谁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按英阿姨的说法,方正源最近找人借钱的频率是越来越高了,有的时候身没钱,十块八块也要,这不免让英阿姨极为气愤。

    张晓芬的小孩才四五岁,跑出去玩耍了,到了她家,我在客厅里坐下来,她给我倒了杯水,去厨房做饭了。她既然能请自己来家里吃饭,我觉得这是个机会,张晓芬离婚两年了,她应该很长时间没有被滋润过了吧?

    为了经营这家小服装店,宋嘉琪将所赚的钱几乎全部投入进去,加现在做的人多了,竞争压力逐渐变大,前途可谓黯淡无光,看不到任何希望。

    宋嘉琪吓了一大跳,指尖一抖,手里的茶杯险些掉落,她立刻没了主意,神色慌张地道:“怎么可能?不会吧,他……爸妈……他们要是知道了,我可怎么做人呀,唉!”

    在办公室里,我资源局的各种材料找了出来,翻看学习了一天,直到下午六七点钟才离开单位,这时正是下班高峰,我挤了公交车。刚一车,被汹涌的人潮挤得脚不沾地的往前走,之后死死握住扶手,才勉强站稳。

    一杯雪狐伏特加快喝完了,我也没有物色到什么美女,我遗憾的拍了拍手,晚没逮到猎物,看来得准备打道回府了。正当我将酒杯端起,想干了里面剩下的酒时,一个影子笼罩在我眼前,我仰脸一看,一个不到二十岁的美少女在对面的空位坐了下来。

    我吓了一跳,目瞪口呆的看了她一会儿,没想到现在的小姑娘居然这么厉害,随即开玩笑的道:“你不怕我的酒里下药啊?”小美女已经脸色微红,眼神都有点飘忽了,说道:“切,谁怕谁呀,我才不怕你呢!来,有本事我们俩来喝呀,看看谁怕谁。”

    宋嘉琪‘扑哧’一声笑了,随即板起面孔,嗔怪地道:“你啊,还是那个小屁孩,喜欢说大话。”我摊开双手,满脸无辜地道:“哪有,这可是事实!”宋嘉琪撇了撇嘴,轻笑道:“好吧,瞧把你能的。”我听了哈哈一笑,迈着轻快的脚步,转身向小区外走去。

    劲爆的音乐下,酒吧里的女人似乎我们男人要更加疯狂,狂乱的摇动着像蛇一样的身体,疯狂的晃动,美臀颤颤,秀发乱舞,看的我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

    “珠城我没去过呢,正源也不同意陪我去,一个人去,好像不太方便。”宋嘉琪咬着嘴唇,苦恼地道,漂亮女人也有很多烦恼,孤身一人去外地,很难保证安全。我清楚她的顾虑,笑着道:“那再等等吧,等我有了假期,陪你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刚到那家叫华军托运站的门口,听见室内隐约传出吚吚呜呜的呼救声,我心头一紧,赶忙推开虚掩的铁门,发现托运站的老板李华军在屋内正对嘉琪姐欲行不轨……

    宋嘉琪单手托腮,站在楼下,注视着我离开的背影,秀眉紧蹙,俏脸又泛起了愁云昨天晚,方正源仍在做她的工作,软磨硬泡,哄她范,这让宋嘉琪极为苦恼,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丈夫会想出那样荒唐的办法,来维系香火。

    听我这么说,高启荣笑着点点头,揉了揉鬓角,说道:“小叶,我今天有点累,先休息一会儿,你在外面先熟悉一下局里的环境,没我允许,不要让其他人来敲我的房门。”我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高局,我知道了。”

    我坏坏的想着,于是起身从客厅里走了出去,悄悄来到厨房门口,见她正背对着自己,在案板边切菜。我看见她那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包裹住的屁股,浑圆紧俏,有点难以忍受了。

    车到站了,张晓芬都没敢看我,俏脸晕红的小声说道:“小叶,到终点站了,我到家了,你往哪里去呀?”我懵了一下,环顾四周,道:“哦,我也在这儿下吧。”

    为了经营这家小服装店,宋嘉琪将所赚的钱几乎全部投入进去,加现在做的人多了,竞争压力逐渐变大,前途可谓黯淡无光,看不到任何希望。

    少丨妇丨微蹙着柳眉,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一双眼睛似乎带着电,当她低头看见我身的泥点时,抱歉的道:“那个……不好意思啊,我赶时间,开的快了点,要不然这样,我赔你点钱,你把衣服送到洗衣店去洗一下吧。”

    少丨妇丨微蹙着柳眉,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一双眼睛似乎带着电,当她低头看见我身的泥点时,抱歉的道:“那个……不好意思啊,我赶时间,开的快了点,要不然这样,我赔你点钱,你把衣服送到洗衣店去洗一下吧。”

    靠,干吗这样风.骚的看着我啊!莫非是没人满足她?这少丨妇丨的身材真叫个霸道,穿高跟鞋足有一米七的个儿,肉感十足的小蛮腰,加胸前一对沉甸甸的大白.兔,紧身牛仔裤将浑圆挺翘的臀部包裹的紧绷绷的,真是太诱.惑人了。

    从火车站出来,我的心情有点激动,马能见到嘉琪姐了。可到了嘉琪姐家门口,我正要伸手敲门时,却听到房间里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二哥最好,可你不愿意,那小泉总可以吧。” 是姐夫方正源的声音。

    “嗯,好的,嘉琪姐。”我点了点头,又瞥了她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哎呀,你想哪个呀?”穆婉兰妩媚的盯着我问道,她平时看惯了那些色眯眯的老男人,我现在呆愣的模样让穆婉兰觉得倒是挺逗、挺好玩的,不免在门口多停留了片刻,像是在逗我开心。

    怒火霎那间涌心头,我左右一瞧,刚好看见门旁靠着一根抬货用的木棍,我抄起棍子,使出全身力气朝那家伙头、身一通疯狂的乱砸……

    “哎呀,你想哪个呀?”穆婉兰妩媚的盯着我问道,她平时看惯了那些色眯眯的老男人,我现在呆愣的模样让穆婉兰觉得倒是挺逗、挺好玩的,不免在门口多停留了片刻,像是在逗我开心。

    我笑了笑,道,“嘉琪姐,乐观一些,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能轻言放弃。”宋嘉琪被我的情绪感染,展颜一笑,道:“好的,我决不放弃。”我竖起拇指,笑着道:“不错,这才是我心目的女强人,没有自信,哪能成功?”

    丫的,真是傻叉!我心里暗自骂着自己。“我有身份证。”?小美女一脸醉态的拉开肩挎着的皮包,摸出了身份证递给了我。

    于是我反其道而行之,挖苦她道:“切,还泡你呢,你也不看看你,那地方平的跟飞机场一样,泡你哪里啊?”小美女一听急了,朝我翻了个白眼,气呼呼的道:“你……你个臭坏蛋,我,我哪里像飞机场啦?算没她们的大,过两年不能赶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