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新英皇娱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朵冰山雪莲。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听着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于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心里狂笑。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朵冰山雪莲。

老右派曾经写信叫子女归国,写了几年,只言片语也未收到过。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台上。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我们咬着冰棒出了公园,吴倩在公园边的一个烟摊子上给我拿了一条盖白沙。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吴倩浅笑起来:“你还没问我要你做什么呢,你就答应得那么快?”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些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吃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关在牢房里的人。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能不能透露一点信息做什么吗?”我问:“你又买烟又给拷机,我阿姨不把我骂死才怪。”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我想应该给阿姨打个电话,我得向她汇报。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一个美女,还能带我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世修来的?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