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竞彩篮球 官方数据

上一章
手机版应用
返回目录
功能综合
下一章
安卓下载平台
加入书架
平台客户端下载
张晓芬俏脸虽已晕红,但见我指点的确实挺专业,不时娇.喘的虚心问我,道:“是、是……是这样吗?”我这时如同武林高手一般,手、肘、肩、胸、膝一起阵,不停地在张晓芬身体的各个部位进行定点攻击,连眼睛鼻子都没闲着,眼珠子直接掉到乳.沟里爬不出来了。

少丨妇丨微蹙着柳眉,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一双眼睛似乎带着电,当她低头看见我身的泥点时,抱歉的道:“那个……不好意思啊,我赶时间,开的快了点,要不然这样,我赔你点钱,你把衣服送到洗衣店去洗一下吧。”

张晓芬的小孩才四五岁,跑出去玩耍了,到了她家,我在客厅里坐下来,她给我倒了杯水,去厨房做饭了。她既然能请自己来家里吃饭,我觉得这是个机会,张晓芬离婚两年了,她应该很长时间没有被滋润过了吧?

青阳市是江州省辖下的一个县级市,人口规模四十万左右,虽然有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过,但是对于这座没有什么重工业基础,也缺少旅游资源的县级城市来说,改革所带来的成效,并不明显。

我有时候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我大几岁的少丨妇丨感兴趣。唯一的解释,大概是因为嘉琪姐,那个在脑海一直萦绕的娇俏少丨妇丨形象,像鑫茂集团的穆婉兰,现在的芬姐,她们身那种熟透了的气质让我有点迷醉、无法自拔。

也正因如此,导致宋嘉琪和方正源之间始终无法拥有一个孩子,加之方正源今年已经三十岁了,双方父母一直在催促,在这件事情,便是愈发的紧迫起来。

在我感觉万念俱灰时,案情却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宋叔叔一家人来看守所接我时,说好像是省里的一个大官碰巧听说了我的案子,在他的关心下,我才得以被无罪释放。

我虽然也见过美女,但还是经不住这少丨妇丨直勾勾的眼神,凝视她片刻,刚才的火气居然一股脑消失了,我苦笑着一摆手,道:“算了,没……没什么,待会我用水随便擦一下行了。”

我这才放心了,跟着她在旁边小超市买了点菜,朝家里走去。张晓芬家里条件虽然一般,可有个小院子,院子里种着一些花花草草,姹紫嫣红,环境倒还蛮幽静的。

女侍应给我拿来酒,兑好雪碧,朝我抛了个媚眼,笑吟吟的说道:“帅哥,请慢用。”我扭头看了她一眼,见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笑了笑,没搭理她。

而此时,小美女翻了个身,不在动弹。我从床坐起,有些激动地趴在小美女身,双手揉.搓住那对刚盈盈一握的酥胸,不住把玩,并低下头去,从向下,一路温柔地亲了下去……

“不行,小泉才多大,你怎么能说出这样子的话?”嘉琪姐好像很生气,嗓门很高。“多大?大学毕业都要工作了,难道还小啊?嘉琪,找他总找别人好吧?况且,你们家人对小泉一直很照顾,他肯定会愿意帮忙的。”

宋建国脸笑容更浓,点头道:“那好,你可别看不起跑腿打杂的事情,要知道,领导能让你做这些,你别人多了一分机会,但也不能骄傲,可要扎扎实实地做事情。”“好的,我记住了。”我笑了笑,拉开椅子,规规矩矩地坐下,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耐烦。

张晓芬身穿着一件带花的衬衫,领口解开两颗扣子,胸脯白皙的皮肤露出了一片,头发随意的扎成一把,即便衣着朴实,但浑身散发出那种成熟的韵味,很具杀伤力。另外,张晓芬身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芬芳,近距离的闻起来,感觉还挺舒服的。

张晓芬霞飞双颊,忙推开他的手,扭.动着娇躯,半是威胁半是哀求地道:“小叶,别闹了,时间不早了哟,马我家娃儿要回来吃饭了,要是给邻居看见了,怎么得了?你老实一些,不然我赶你走了。”

也许是红颜祸水,在家人庆贺我得了科状元那天,发生了一件影响我一生的大事。那天晚,在饭店吃了顿丰盛的酒席后,嘉琪姐去托运站拿包裹,我将酒喝多了的英阿姨和宋叔叔送回家后,骑自行车,赶去托运站接她。

小美女气的嘟着嘴,一张樱桃小口红润极了,气呼呼的站起身,眼睛紧紧地盯着我。我开玩笑的吓唬她,道:“你个小丫头,再看我,再看我我把你吃掉。”“切,不跟你吵啦,坏蛋,我要喝酒。”

一杯雪狐伏特加快喝完了,我也没有物色到什么美女,我遗憾的拍了拍手,晚没逮到猎物,看来得准备打道回府了。正当我将酒杯端起,想干了里面剩下的酒时,一个影子笼罩在我眼前,我仰脸一看,一个不到二十岁的美少女在对面的空位坐了下来。

有戏!嘿嘿!绝对是有戏!在一番试探之后,我内心已经十分笃定,自己有把握把这个娇俏的小少丨妇丨据为己有。想到这儿,我的嘴角翘起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诡笑,心里涌起了一阵激动的情绪。

说着,她一扭腰,端着空盘子闪进了人群里。我朝着她的背影举起酒杯,笑道:“美女,真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具有这么优秀的品质?”随即,我被四周袅袅婷婷的女人们迷住了,视线落在那些随着舞曲扭摆的玲珑娇躯。

我笑了一下,假装没听清楚,淡淡的问道:“美女,你说什么?”她几乎是趴在我肩膀,嘴唇贴着我的耳朵,道:“你手机号是多少呀,改天有时间一起聊聊好吗?”

有戏!嘿嘿!绝对是有戏!在一番试探之后,我内心已经十分笃定,自己有把握把这个娇俏的小少丨妇丨据为己有。想到这儿,我的嘴角翘起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诡笑,心里涌起了一阵激动的情绪。

“晓芬姐,你在这附近住吗?”?我笑着问道。“嗯,你不会是也在这里住吧?我以前没看见过你呀。”张晓芬笑了笑,疑惑的问道。“我?”我愣了一下,羞赧的笑了笑,挠了挠额头,道:“我不住在这儿,刚才坐过站了,嘿嘿。”

我朝她笑了笑,张晓芬也朝我羞涩的浅淡一笑,随即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让我心里感觉痒痒的。此时,我感觉两个人的心都有点跳动加速。这之后,我们俩都没有说话,只是身体依然没有分开,不时的摩擦一下……

“嗯,好的,嘉琪姐。”我点了点头,又瞥了她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在我感觉万念俱灰时,案情却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宋叔叔一家人来看守所接我时,说好像是省里的一个大官碰巧听说了我的案子,在他的关心下,我才得以被无罪释放。

“嘉琪姐。”我停下脚步,轻声打着招呼。宋嘉琪勉强一笑,温柔地道:“小泉,去班吧,别迟到了。”我摇了摇头,轻声道:“嘉琪姐,班的事情不急,我是想问问,你次说去珠城进货,打算什么时候去?”

“呃……我没……没想哪个。”我见穆婉兰白净的脸蛋浮起一股骚情的神色,眼神儿飘忽迷离,像是燃起了火焰一样,直勾勾的凝视着自己,嘴角挂着风情万种的笑意,让人看了很是受用。

我感觉有点不可思议,起了促狭的念头,想试探一下这小少丨妇丨能承受的底线,于是我冲她笑了笑,微微侧过身子,假装换个扶手,胳膊肘却紧贴着她的玉兔,随着手臂调整的动作,一下一下的摩擦着她的大白.兔,那软带着弹性的感觉令我心动不已,让我心里喜悦的是,张晓芬在明显感觉到我的胳膊肘总是有意无意的触碰到自己的大白.兔时,她并没有躲闪,只不过是把脸扭向了窗外去,在她扭头的霎那,我分明看到了张晓芬眼流露出一丝紧张不安的神色,以及俏脸泛起的淡淡红晕……

我笑了笑,说道:“我在这里班啊。”女人讶异的看了我一眼,嘴角挤出一丝笑容,问道:“哦!高局在没?”我轻声说道:“高局正在休息,你找高局有什么事情?等他睡醒了我转告他吧。”

女侍应给我拿来酒,兑好雪碧,朝我抛了个媚眼,笑吟吟的说道:“帅哥,请慢用。”我扭头看了她一眼,见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笑了笑,没搭理她。

“嗯,晓芬姐在哪里住呀?”我笑呵呵的问她,眼角余光扫了一下她的领口,随着公交车的颠簸,被胸罩包裹着的一对玉兔软软的晃动,像熟透了的蜜桃似得,看的人有点心慌意乱起来。

“方正源,你疯了是吧?亏你一个大男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我告诉你,我宋嘉琪不是那样轻浮的女人,你以后休想打这种主意,我绝对不会干那样的事情。”宋嘉琪显然是气坏了,嗓音尖细,声音似乎在微微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