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锐逸文化传播
特色功能

假日最佳平台

假日最佳平台

假日最佳平台

作者:苏沫凝
连载状态:连载中
最新章节:第127章
版本更新
简介: 看着婉儿逐渐远去的倩,我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难过,我想对她说我喜你,但是我怕会遭到她不屑和取笑。今天又是天都没好好听课,下午来了一场数学考试,我里当时烦透了,就只把二道选择题全写了a,然后趴在桌子上想睡一会,可一闭眼,想到的全婉儿,搞得我心烦意乱。好几次我都想和婉儿句话,可她一脸冷淡,都不理我。一放学,婉背起书包匆匆离去,我业都没来得及装进书包,背起书包追上婉儿。儿停下脚步,冷冷的说“别跟着我,回家我和做就是了。”然后她整了下衣服,往她房间走,我见状赶紧跟了上来老实说,这是婉儿从小大第一次主动让我进她室,卧室很美,有一种女初恋的感觉,房间的壁被粉刷成粉色的,上还贴着薛之谦的海报,子上还摆放着哆啦a梦的手办。我一把抱着婉儿还没反应过来的她扑向那柔软的大床,开始摸了她那并不凸起的胸部看着婉儿发出一声惊呼脸色更加通红了,我捏捏她的胸部,喃喃道:这么小……”一听这话婉儿可不愿意了,本来浸在享受中的她脸色一,把我推开。“婉儿,不起,我说错话了。”急忙道歉。婉儿神情淡的看了我一眼,不再理,穿好衣服开始往房间走去。我急了,一把拉婉儿,威胁道:“你要再不和我做的话,我告爸妈那件事了啊。”婉厌恶的盯着我看了许久她大声对我吼道:“你告啊,你去告啊,就会这件事情欺负我,谢伟们欺负你,讹你的钱时你怎么不还手?就会欺我一个女生?李玥,你贱,不是男人,怂包。我愣住了,这是婉儿第次说我怂包,第一次是为我怕灵儿,一个女生而这一次是因为我只敢负她而不敢和那些欺负的人还手。“婉儿,我…”“我去洗个澡,洗澡后陪你做,记住,做后你我再不相欠,你再不是我哥。”婉儿背对我,冷冷的说道。其实仔细想想,我之所以会谢伟欺负还是拜婉儿所,从高一上学期就找别同学欺负我,导致同学觉得我很好欺负,有事事就来整整我。等了一儿婉儿见她估计还要待才出来,闲着我也是无,索性玩起了她的电脑她的电脑一天都没关,是把显示器给关了,我开显示器,再打开qq,刚想登陆的时候,我看上面那个qq号设置的是记住密码,这个qq昵称为羽落夜的就是婉儿的。本来吧,我是不想碰儿**的,但是今天我不知道怎么了,鬼迷心窍登陆了她的qq,刚一上去,婉儿的小窗口就滴滴的响个不停,我看到友列表有个备注为灵儿头像闪烁不停。我本来着打开看了一眼后关掉,但是我看到林灵儿给儿回复了一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情,我当然帮你办妥的。我不由得些好奇了,打开消息记看了起来,这一看,我傻眼了。羽落夜:在吗灵儿:嘻嘻,婉儿,有么事找姐姐?(坏笑)落夜:帮我个忙,你找教训下我们班的谢伟和们组长陈亮。灵儿:他怎么惹你了,我的小婉?(愤怒)羽落夜:今早上我一来,他们欺负同桌,而且诽谤我,让在全班同学难堪。灵儿哦?同桌?就是你说的个怂逼男?怎么,你喜上他了?上学期的时候是你让外班的一些人教他来着。(偷笑)羽落:不是不是,身为我的桌,被别人欺负,我感很丢脸的,而且那些人谤我说我被人上过,哎,你就帮帮我。灵儿: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当然会帮你办妥的。我袋“嗡”的一下,一片白,除去最后一条消息灵儿前几分钟发来的,余的对话都是今天上午课期间用手机聊的,也是说今天一天,婉儿都为我的事操心。虽然字行间中并没有明确的表是在为我出头,甚至说丢她脸了,但是我知道她还是帮我的。我突然得自己真他妈的贱,还个傻逼,婉儿在帮我,却只想和她做那事儿,他妈畜生都不如,还误谢伟曾经是受婉儿指引来欺负我的。这时,婉也洗好澡了,推开门进。我暗道一声糟糕,此还打开着她的qq,上面还挂着林灵儿的聊天窗,情急之下连忙按ctrltl键锁定qq。“你……你翻我qq?”婉儿刚进门后,看到她的qq被挂着,不过是我锁定qq后的界面。我赶紧把她qq关掉,然后撒谎说,“没有,我是等你等的无聊了,想玩会儿游戏刚打开显示器,发现你qq在线,就想帮你退了,这时候你进来了。”婉满腹狐疑的盯着我看了久,她也不确信是不是天早上上学之前忘记关qq了,她把我拉了起来,自己坐在电脑面前登陆qq,一页页看了看她的好友列表。不过也看不什么,因为在锁定qq状态下是能查收到好友发的消息的,我退出后,算婉儿在登录qq,那灵儿闪烁着的头像也自然止了跳动。“谁知道你在哪了。”婉儿把手机给我后,嘀嘀咕咕的说这句话其实连她自己都太相信,只是给自己找台阶下罢了。“好了,做吧。”婉儿犹豫了下然后又躺在床上,闭上睛说道。我一愣,说:我没拿照片威胁你啊。婉儿瞪了我一眼,然后色红扑扑的说:“这次是给你的奖励,如果表好了,还有……还有下。”我一听这话,一脸奋的扑向婉儿,我一把住她,开始疯狂的亲吻的小嘴、脸颊、脖子,后伸手握着那并不凸起胸部。婉儿呻吟了一声眼睛迷离的看着我,然主动地朝着我下面摸去我也等不及了,刚想把衣服全脱光的时候,客门开了,然后一道声音外面传进来,“婉儿,天妈妈提前回来了。”和婉儿被吓得脸色都煞煞白的,我俩现在衣衫整的模样被抓住,肯定定了,婉儿可能没事,估计会被再次撵出去。你赶紧先出去帮我应付,我得整理下头发,而我腰带被你弄掉了,得一会儿才能弄上。”婉脸上红扑扑的,她踢了一脚,说道。这就是男与女性之间的区别了,在这个春末夏初的季节我穿的就一件牛仔裤和外套,穿起来那肯定比儿穿连衣裙再整理她那微散乱的头发要快。我照做了,麻利的穿上衣裤子后赶紧走出去。“,玥儿你怎么在婉儿的间内?”养母此刻刚换鞋子,见我从婉儿的房内出来,有些惊讶。“,我问婉儿借根笔,我忘到学校了。”我赶紧了个谎,脸不红心不跳说,现在我心里真是懊,都怪养母回来的不是候,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让婉儿把我火给勾来了的时候回来